补壹刀:美国的凶狠,超出想象!

发布日期:2022-07-29 06:27    点击次数:157

  补壹刀

  执笔/鸽子叨&小虎刀

  “我们没有时间了”。

  争分夺秒的焦灼感此刻正在美国国会山蔓延。

  议员们使出浑身解数,想在8月4日国会休会前,通过更多与中国“竞争”的法案。

  从不惜让有“对华战略竞争总剧本”之称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大幅缩水,先挤出一项520亿美元的芯片法案“救急”,到众议院通过超8000亿美元的创纪录军事预算应对俄乌冲突和“中俄威胁”……

  空气中充斥着“如果不能完成将对美国的经济和军事造成无法弥补损害”的气氛。

  对于认定的“对手”,美国惯于表露其歇斯底里的“凶狠”。

  但问题是,美国当前的实力能撑起所谓的“雄心”吗?

  1

  目前,在国会山最受关注、被渲染最多的莫过于“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

  这一法案旨在增强美国在关键技术、产业等领域的竞争力,因其“竞争”指向之明确,涉及领域之广,计划拨款之多,可谓近年来各类涉华法案之首,曾被称为 “对华战略竞争总剧本”。

  不过,由于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严重的内讧,这项已经在国会纠缠一年多的法案,目前仍然处于“难产”阶段,相关谈判一直陷入僵局。

  为了打破僵局,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舒默最新表态,称他计划最早在下周二就“瘦身版”的对华竞争法案进行初步表决。知情人士称,该“瘦身版”的法案将包括至少520亿美元的激励措施和对美国半导体制造业提供投资税收抵免等内容。

  这可以说是民主党的忍痛之举,也被认为是拜登政府中期选举前利用黄金窗口的“最后一击”。

  在舒默表态之前,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等官员已经连着两天亲赴国会,在闭门简报会上强调此法案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性。雷蒙多表示,在多家行业巨头威胁要把投资转向其他国家的情况下,美国已经面临“成败在此一举”的紧急时刻。她还要求“国会必须要在8月休会前完成立法工作”。

  更早些时候,雷蒙多和国防部长奥斯汀还联名向国会两党致信,敦促国会立即通过该法案。他们在信中声称,“这是我们首次面对中国这样的战略竞争对手,他们既决心成为未来产业的全球领先者,又有能力和资源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不自己努力的话。”

  可见,拜登政府和国会民主党议员心情之急切。美媒称,鉴于美国迫切希望提高国内生产,国会议员中应该在8月之前将芯片融资作为一项单独法案通过的声音在增加。但是,到目前为止,舒默和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仍在制定议会审议的细节,还没有定论。有议员称,两党尚未就是否单独通过“芯片法案”的部分达成共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碍于两党斗争的白热化,“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从一个总额在2000多亿-3000多亿美元、范围广泛的“对华战略竞争总剧本”暂时缩水到一个520亿美元专注于芯片领域的瘦身方案,但并不意味着其在针对中国方面有任何实质性的放松。

  美国“政客”网站的报道中提到,在任何最终的“筹码”交易中,更有可能生存下来的一个潜在附加条款是一项修正案,即要求政府加强对美国在华投资的审查。

  这项法案此前曾被称为“250年未见”之恶法。今年5月,两党议员有意在“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中加入这一项。

  当时就被代表美国商界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批评,认为这一想法在美国250年历史中并无先例。“美国之音”称这项草案引起美国许多公司的强烈反弹,彭博社批评此法案昂贵、混乱且无效。

  另外,党派纷争虽然影响了相关法案的推进的速度,但是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不仅现在美国国内两党在对华“竞争”问题上是有高度共识的,一些美国企业也希望从中“获利”。

  6月份就曾有报道称,包括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谷歌母公司首席执行官和微软公司首席执行官在内的100多名美国公司高管签署信件,呼吁美国会通过旨在提高美国相比中国经济竞争力的法案,尤其是针对芯片制造业领域的竞争。

  与“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的“难产”不同,2023年国防授权法案在众议院的通过则相对顺利得多。而且,在拜登提出的7730亿美元创纪录国防预算基础之上,众议院还额外授权支出370亿美元,使得美国明年国防预算可能超过8000亿美元。

  按照程序,在众议院通过之后,参议院还要通过自己版本的国防授权法案,参众两院最后一起协商敲定最后的数目。

  不过,在增军费上,他们倒是没有分歧,而且一个比一个大方。据称,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提出的版本比拜登提出的预算案高出450亿美元,比众议院的还要高。

  军事专家宋忠平告诉“补壹刀”,美国军费的增加一方面是为了应对冲突,另一方面则是针对中俄。

  除此之外,2023年国防授权法案继续在台湾问题上挑衅。据报道,法案包括支持邀请台湾参与2024年环太平洋军演,以及要求政府向国会说明对台军售延迟交付的原因并加快交付。

  而且,众议院亚太小组的主席还在推特上透露,他所提出的“台湾和平与稳定法案”(Taiwan Peace and Stability Act)已经率先表决通过。

  该法案要求,要求拜登政府在90天内提出政府整体战略报告,加强对海峡两岸冲突的威慑,并着重与盟友合作,还要求美国机构分析协助台湾经济与扩大发展的方法。

  有专家提醒说,目前美国所谓的对华“竞争”中,一些旨在打压中国的经济、贸易、科技、制裁等手段仍未全部见底。因此,对于一门心思要跟中国博弈、醉心于出台各种“遏华”恶法的国会山,我们仍然要保持高度警惕。

  2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的一场判决引发的蝴蝶效应也很有意思。

  14日,“维基揭秘”在其官方推特上称,美国中央情报局此前曾试图暗杀其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而正是时任中情局局长蓬佩奥默许传达了这一命令。

  这一爆料源于13日美国纽约联邦法院的一项裁决。

  纽约法院陪审团裁定,中央情报局前软件工程师乔舒亚·舒尔特向维基揭秘网站泄露该机构“最有价值”的黑客工具,所受8项间谍罪相关指控和1项妨碍公务罪指控成立。每项间谍罪指控最高可判10年监禁,这意味着现年33岁的舒尔特可能面临数十年牢狱生活。

  舒尔特原先为中情局精英黑客小组工作,偷取中情局的黑客工具库“宝库7号”文件,并在辞职后将其发送给维基揭秘网站,2017年3月被中情局发现。

  这对于美国中情局来说,不啻于一场地震。

  因为“宝库7号”是中情局从事网络战最重要的武器之一,结合了多种计算机病毒、恶意软件、木马程序,用于侵入并破坏目标电脑和技术系统。

  这一泄露揭露了中情局是如何侵入海外用户的智能手机系统,或在网络电视机植入窃听程序,以搜集外国情报。

  负责该案件的联邦检察官达米安·威廉姆斯说,舒尔特犯下美国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间谍罪行之一”。

  这起泄露也是美国中情局历史上最大的数据丢失事件。

  时任中情局局长迈克·蓬佩奥被彻底激怒。

  他在公开场合把“维基揭秘”定性为“敌对情报机关”,这意味着中情局特工们能够将这一组织视为间谍,包括监视该组织成员的通讯和行动。

  私下里,据美媒爆料,在与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会面中他推动采取激进措施,包括是否要从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绑架阿桑奇。

  爆料称,白宫和中情局最高层甚至还讨论了对其进行暗杀的可能性。

  随后蓬佩奥承认这些说法“有些部分是真实的”。

  今年6月,英国政府批准英方向美国引渡阿桑奇,阿桑奇如果被引渡到美国,或将面临最高175年监禁。“维基揭秘”总编赫拉夫森称,英国法院的决定“等于判了阿桑奇死刑”。

  事实上,华盛顿对阿桑奇和“维基揭秘”穷追不舍的打击,只是源于他们的行为揭开了美国在全球网络空间横行的冰山一角。

  阿桑奇曾经说过,美国是一个“监听超级大国”。从美国国家安全局 “电幕行动”“量子”网络攻击武器,到美国中央情报局专用的“蜂巢”恶意代码攻击控制武器平台,从技术上来说,现有国际互联网的骨干网设备和世界各地的重要信息基础设施中,只要包含美国互联网公司提供的硬件、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就都有可能成为美国情报机构的攻击窃密目标。

  而如今中国正是美国发起网络攻击最频繁的对象之一。美国中情局目前正在考虑组建一个独立“中国任务中心”的提议,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曾表示“美国情报界年度威胁评估列出了重点威胁国,其中排在首位的是中国,中国仍然是情报界的优先目标。”

  此外,华盛顿还倒打一耙,污蔑中国在“窃取”西方的情报和技术以获取竞争优势。7月初,美英情报机构负责人在伦敦进行了罕见的联合讲话,主题就是警告来自中国的“改变游戏规则”的挑战。

  3

  从军事到政治,再到网络空间,美国对华的攻击遏制行为正在全方位展开。

  有分析称,国会两院8月就将进入传统的休假或者选区服务期,而9、10月虽然还有数周会期,但那个时候将进入中期选举前的白热化阶段,几乎不存在协商敲定法案的余地。因此未来三周将是拜登政府能够按照自己意愿推动立法的最后黄金窗口。

  虽然对华竞争法案在两会争议分歧较大,但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对“补壹刀”称,从总体态度上说,美国对华竞争的态度是不会变的,问题是美国当前的实力可能并不足以支撑起他们的“雄心”。

  吕祥认为,美国目前的政治混乱是超出想象的,这会直接影响美国国内的实力建设,美方一直强调跟中国竞争的关键是把美国建设好,拜登政府提出的一个口号就是建设更美好美国,要加强美国的竞争实力。

  但从现实情况来看,美国第一季度GDP萎缩1.5%,本月底将公布二季度增长率,现在预测二季度GDP增速仍然很可能是负数。如果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那么,按照一个相对简单的定义,意味着美国经济将进入衰退局面,这样下半年美国经济会面临非常艰难的局面。

  美国经济现在唯一可以吹嘘的数据就是低失业率,但这个数据也是带有欺骗性的。美国经济的问题不是失业率,而是大量空缺岗位没有人干。据统计现在美国有1100多万个岗位没人干,这也是造成供应链断裂的重要原因之一。

  吕祥称,在中期选举前,多项民调都显示,美国普通民众最关心的第一是经济,第二是经济,第三还是经济。

  但华盛顿的政客精英们却走上了一条与普通民众背道而驰的道路。在民众最关心如何把国家建设好的时候,精英人士则认为过度关注国内事务会分散对中国的注意力。现在国会拼一系列涉华法案过关也都是反映了这种心态。

  吕祥认为,但问题在于,美国目前面临的困境与中国没有丝毫关系。

  美国以米尔斯海默为代表的“大国政治”对抗理论塑造了美国政客们的普遍心态。根据这一理论,美国无论如何不能让中国成为另一个“区域霸主”。

  这种“中国恐惧症”不仅完全是不健康的,有害于世界各国在既有秩序中实现共同发展,而且让美国领导人沉迷于广阔太平洋的波浪,却对眼下的国内乱局视而不见,以致于根本无法正确看待和解决其国内遭遇的困境和撕裂,这最终将致使美国走上衰落之路。

  基于其实力存量,美国肯定能够给中国制造或多或少的麻烦,但只要中国坚持行稳致远、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道路,美国就无法阻遏中国发展的大势。

  而对于美国搞的所谓对华竞争法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此前就曾表示过,该法案中的涉华内容,充斥着冷战思维和零和理念,诋毁中国发展道路和内外政策,鼓吹开展对华战略竞争,就涉台、涉疆、涉港、涉藏等问题指手画脚。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赵立坚强调,美方应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理念,客观理性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删除法案中的涉华消极内容,停止审议推进该法案,停止损害中美关系和双方在重要领域的合作。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上一篇:被封杀的她,大概要彻底回来了
下一篇:《霸王别姬》陈凯歌封神的作品,张国荣逝世前的最强作品

Powered by 七次郎在线视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